委员们的平板电脑该如何保管

昨日开幕的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,常委会委员们的手上多了一样装备—人手一个平板电脑。省人大方面透露,从下次常委会起,平板电脑有望取代纸质会议材料。(11月20日《新快报》)

时代变迁中,真正未被改变的,可谓屈指可数,文山会海算是坚贞的风采依旧者。文山会海之下,必有堆积成山的会议材料。在一篇媒体报道中,有一个非常形象的例子,一个不过200人的会议,所耗费的会议材料竟然“摞起来有六层楼高”,实在让人瞠目结舌。在这种背景的映照下,在要求个人提供电子设备不现实的情况下,统一配备平板电脑取代纸质会议材料,似乎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更何况“无纸化办公”也是喊了很多年的口号了。既为森林保护作出了贡献,也为支持国货出了一份不小的力,据说所采购的全是国产货。

不过,这毕竟不是个人消费品,虽然没有公布具体的价格,肯定也不是便宜的办公支出,即便按照最低的市场报价,起码也是20万的支出。既然关乎公共财政支出,有两个问题是值得追问的,首先是性价比的问题,其次是如何保管的问题。这里的性价比,既包括平板电脑本身的中标价格所体现的性价比,也包括在实际的运用中,是不是真的发挥了超出成本支出的作用。遗憾的是,平板电脑的具体价格没有公布,无从评判,而虽然说“还是有不少委员不太习惯用平板电脑”,这毕竟还只是习惯问题,慢慢习惯也就好了,接下来的问题便是如何保管的问题了,目的无非有三,一是为了防止设备损坏;二是为了方便使用;三是也是最大的目的是防止因疏于保管成为某些人的变相福利。

依照媒体的报道,常委会委员和机关厅级干部两类人群自行保管平板电脑,常委会或省人大机关召开会议时携带使用。地级以上市级人大常委会配发的设备由各常委会办公室保管,收到省人大电子文件后,交给参会的主任或副主任供参会用。列席常委会的全国及省人大代表则无权将设备带走,仅在会前通过省人大工作人员领取,会后交回。

从这样的保管制度来看,特点无非有二:一是分类保管;二是按级别分类。一个很直接的问题是,保管平板电脑有必要分类吗?平板电脑都是在同时在同一个会场使用的,只要在开会之前,统一发放给委员,会后统一收回,这样既便于管理,也防止损坏。另外,一个很直接的质疑是,为什么是按级别分类,既然都是奔着保管的目的去的,那是不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“常委会委员和厅级干部”有更高的保管能力呢?这里的谁有权无权自行保管平板电脑,有什么依据呢?按级别分类,很容易让人产生这是在给领导们变相发福利的联想。

追求无纸化办公,这显然是无可厚非的,不过有一点必须明确的是,无论是有纸还是无纸,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开出高质量的会。而不是在形式上陷入“硬件”依赖,更不能借此为权力变相谋福利。所以在如何保管平板电脑的问题上,必须要吹毛求疵。否则,那是令纳税人所不齿的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